广西女孩被偷拍三年 偷拍者不断发照片骚扰

三年前的暑假,少女卷卷(化名)刚初中毕业,她在自家浴室打湿了身体,伸手去窗台上拿香皂。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她抬头望向窗户,想找到那个奇怪的来源——窗户右上角缝隙里,一个手机摄像头正对着她......

三年过去,女孩卷卷微博爆料自己在家中被偷拍三年,引发舆论关注。

7月9日,卷卷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起三年前第一次发现自己在浴室被偷拍的那一刻,依旧惊惶、害怕、无助,眼泪不停往下掉,划过消瘦稚嫩的脸庞落在桌子上。

此前,上游新闻刊发的《广西一女学生在家被偷拍三年 系熟人进宅趁机安摄像头》、《上游对话家中被偷拍三年广西女生:最担心有更多视频图片流出》、《广西警方:女生家中被偷拍三年案嫌疑人为求感官刺激,多次用手机作案》系列报道显示,卷卷初三时在家洗澡时发现被人偷拍,但直到今年6月有陌生人加QQ,她才知对方有自己的照片和视频。广西贺州警方7月8日晚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吴某已被抓获。吴某为谋求感官刺激,多次用手机偷拍该女子,并通过加女子QQ的方式向其发送视频截图,所拍视频并未外泄。

尽管偷拍者吴某已被警方拘留,但对于卷卷和妈妈刘凤(化名)来说,这场惊慌失措,只是一个开始。

571d5f633437defcaf669a7bfc34ed72.jpg

▲卷卷生活的小镇。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震惊、恐惧、无助

“妈妈,妈妈,有人偷拍我......”卷卷在浴室声嘶力竭地叫喊,喊到喉咙有点痛。

三年前的那个暑假,卷卷发现浴室窗户右上角的摄像头时,她刚打湿身体准备洗澡。紧接着,她听到浴室外边水管有很大的急促紧张的拉扯声。卷卷再抬头看向窗户时,摄像头消失不见了。

尽管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其他女孩发帖子讲述洗澡被偷拍的经历,“突然发现窗口一双眼睛,是我一生的噩梦。”卷卷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一瞬间,震惊、恐惧、无助,蔓延开来,她崩溃的大哭起来。

听到卷卷的叫喊,正在看电视的刘凤赶忙跑到三楼楼顶,但没有发现人。四周的楼顶也没有人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心情平复后,卷卷去了楼顶,她发现自家浴室的窗户,正好对着邻居吴三(化名)的房间,卷卷怀疑是吴三在偷拍。

卷卷和刘凤报了警。

民警找到吴三,检查了他的手机,没有发现里面有卷卷的照片和视频。此次报警因没有发现证据而告终。

那天晚上,卷卷一夜未眠。那个晚上她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人盯着自己。

被偷拍就像一场噩梦始终萦绕着卷卷:洗澡不敢再开灯。她还特别害怕阴影,总觉得有人躲在暗处,随时都会站起来惊吓她。一定要确认阴影里没有人,把所有暗角都检查一遍才能安心。

妈妈刘凤在窗户上用钉子钉了两块厚厚的窗帘,结果一天晚上,卷卷还是发现窗帘外有亮光,回头一看外层窗帘被人用刀划开了......卷卷告诉了舅舅,舅舅用水泥封住了窗户。

fe82e215ceb363028f4406e83f204143.jpg

▲浴室窗户用水泥封住后,嫌疑人吴某发现从卷卷家另一个方向的窗户也能窥视屋内,这个窗户正对着浴室门。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与恶的距离不足百米

窗户被水泥堵死后,偷拍者似乎就再也没再来过。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卷卷和刘凤的生活又渐渐趋于平静。甚至连卷卷有时回想起那个夏天的惊惶,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刘凤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尽管卷卷对被偷拍一直有疑虑和担忧,但是表面的平和,又很容易让人淡忘。

经历了那个凌乱的暑假,卷卷去读高中了。她在校时间越来越长,课业紧张时,只有周末放一天假才回家。

卷卷高中数学成绩不太好,所以选择了文科。她擅长用文字表达事物,她爱阅读,甚至对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有很强烈的读书心得:大多数人都是平凡的,过着平凡的生活,做着平凡的工作,尽管如此又有那么点不平凡。

卷卷说,做一个既优秀又有趣的平凡人,也很好。

让卷卷阅读深刻的还有《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主人公房思琪被人用绳子绑成螃蟹一样拍照,照片被发送到另一个女生的邮箱。这一段极容易产生代入感、又令人发怵的描写,让卷卷立刻产生了初三暑期时的那种惊惶,“会不会自己的照片也会被发到另一个女生的邮箱里?”

跟同学们在一起,卷卷没有那么担心。在同学眼里,卷卷活泼开朗,喜欢开玩笑。卷卷向记者强调,“这是在别人眼里的样子。”

卷卷说,与生俱来又没有办法改变的自卑感,像蛇一样缠着她。她坦言,自身的因素是一方面,更多的影响是来自不完整的家庭。卷卷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能记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高考结束后,卷卷想过要离开这个只有两三条街的小镇,走出广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接触到更多优秀又有趣的人。但在刘凤的强烈坚持下,卷卷还是选择了不远的一所大学。

刘凤告诉记者,她对卷卷的高考成绩感到满意,但考虑到卷卷是女孩,所以一心想把她留在身边。

高考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偷拍者吴某装作陌生人通过QQ给卷卷发照片和视频的那天,卷卷才发现自己与恶的距离相隔不到一百米——吴某,正是当初怀疑对象吴三的侄子。

ea7676bcdc3d174d15d781d515339906.jpg

▲卷卷在初三暑期发现被人偷拍后,舅舅把浴室窗台用水泥封死。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熟悉的陌生人

本文地址:http://www.hndwfood.com/ent/20190711/7261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